沏一杯茶,读一篇美文,把生活过成诗全站导航 首页|教育频道|古诗文|作文大全|范文大全|励志文章|英语美文

首页 > 人物 >

敬一丹,一个人遇到一个时代

更新时间:2015-05-08 13:02:00 来源:网络整理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

人物简介:

敬一丹,1955年4月27日生于哈尔滨,曾任黑龙江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1988年加入中央电视台,先后主持《经济半小时》《一丹话题》《焦点访谈》《东方时空》等栏目。

4月27日,敬一丹60岁生日。那天,她将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8:00,吃一碗女儿亲手煮的长寿面;10:00,赶到央视老台址附近的一个小花园里,接受《环球人物》记者的独家专访;12:00,回到母亲家中,又享受一顿“祝福餐”;14:00,返回台里,开始为当晚《焦点访谈》的录制做准备;19:36,《焦点访谈》播出前两分钟,在微信上发出两张图片,一张月色下的央视大楼,一张当月主持人值班表,配图的文字,描述着她淡然的心情:“享受着工作,进入告别倒计时。”

是的,敬一丹要退休了。

敬一丹,一个人遇到一个时代需要一个“间隔年”

退休这件事,敬一丹身边的人其实早就知道。近一两年,她一直给自己做心理暗示,碰见熟人时经常有意识地提一嘴:“我要退休了。”可最近,这件事被拿到桌面上,竟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

“就一个退休,怎么弄出这么大动静呢?”和《环球人物》记者聊起这事,敬一丹的言语中透着一丝“想不明白”。她似乎并未意识到,与《焦点访谈》相伴20年,她的这一“生活方式”,已构筑了整整一代人关于舆论监督进化史的集体记忆。

4月27日上午10点,敬一丹按照约定准时到来,将《环球人物》记者引至小花园深处的长椅旁。“在这里(采访)行吗?不打扰那边老人们锻炼,咱们聊起来也比较安静。”采访中的每一个细节,她似乎都能提前考虑到。

眼前的敬一丹,穿件素色衬衣,搭配一条色彩鲜艳的围巾,图案是她最喜欢的向日葵。“好看吗?我特意挑的。过生日嘛,总不能太素。”她一面任由摄影记者调整服饰细节,一面熟练地将微型麦克风别在衬衫前襟,还不时就机位的选择发表意见:“这边背景干净一些”“景深可以再大点”“坐在树下容易有光斑”... ...一连串专业术语从她嘴里蹦出来,一如吃饭、睡觉这类最家常的名词那么自然。

话题自然是从退休聊起。“在这件事上,我是有准备的。《焦点访谈》3个主持人排班,排到4月份的时候,我主动提出4月1日《焦点访谈》21岁生日那天,我来值班。再往后排,我又主动要求在27日我生日这天值班。将来,我的生日可能会过得多种多样,却再不可能有工作中的生日了,所以我特别珍惜这种状态。”

敬一丹向《环球人物》记者解释,她的主持人生涯并非外界流传的那样,在60岁生日这天“咔嚓”一刀利落终结。“事实上,明天我会在新台址录《时代楷模》,这是个月播的节目。4月的最后两天也是我值班。但等到‘五一’小长假开始,就换另一位主持人值班。这是一种类似仪式感的安排。我无意将《焦点访谈》做得有特别强烈的个人色彩,但我内心还是需要一种告别的感觉,所以我愿意以这种方式,度过自己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天。”

敬一丹说,退休后,自己需要一个“间隔年”,之后再重新规划生活。“我可能有更多机会回到校园,和年轻人交流,也可能参加支教,成为一名志愿者。”

曾对电视“一点感觉也没有”

人们提起敬一丹,有两个标签是一定不会忽略的:一个是《焦点访谈》,另一个就是北京广播学院(现中国传媒大学)。前者是她职业生涯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后者则是她交付了青春年华的地方。

进入北广以前,在哈尔滨长大的敬一丹经历了4年的知青生活。1976年冬,她作为最后一届工农兵学员走进北广,半年后,高考恢复。“看着77级同学,我就觉得,我们之间哪里是届与届的不同,分明是代与代的不同!他们是恢复高考后很正规的大学生,我们呢?学制被缩短至两年,没开过英语课,甚至仅在宿舍里上过专业小课。”毕业后,敬一丹带着很多的不满足,回到黑龙江省人民广播电台,成为一名播音员。

上世纪80年代,电视兴起。因为人手不够,敬一丹奉命到黑龙江电视台客串播音员。白天,她在电台的话筒前说“各位听众”;晚上到电视台对着镜头说“各位观众”。回忆起和电视的第一次“握手”,敬一丹告诉《环球人物》记者:“80年代初的电视可真是初级阶段,拍出来黑咕隆咚的,还是直播。当时,在广播人眼里,广播是最正宗的,电视是新来的。电台看电视台,那眼光,就像国有大厂看乡镇企业。我也对电视有一种排斥,一点儿感觉也没有。”

敬一丹想回到省电台,更想通过考研的方式重回母校。可在哈尔滨,她举目四望,没一个人能告诉她考文科研究生的试题是什么样子的。没办法,她决定在压根没学过英语的情况下,壮着胆走进考场看看。最终,这样一种看似冲动的尝试让她有了两个收获:第一,知道了自己和研究生之间的差距;第二,认识了日后的先生、华泰保险公司董事长王梓木。“我们当时在同一个考场,他是75级的,要考经济专业。”

此后,敬一丹将几乎所有业余时间都花在了学英语上。1983年第三次考,她英语拿到66分,终于被母校录取。那一年,敬一丹28岁,已和王梓木结婚。她的研究生导师,是新中国最资深的男播音员齐越。

研究生毕业后,敬一丹留校任教,不久又被派到央视参加实践,以积累素材写播音讲义。在央视的每一天,对她来说几乎都是新鲜的、陌生的,这种生活把她心底里的那种欲望唤起来了。“我并不是很容易被调动起来的人,所以一旦我的内心真正涌动起来的时候,我就特别珍视这种状态。我找到系领导,希望能调到央视。”

稍做点事就能遇到个“第一”

就在这次采访前两天,《环球人物》记者参加了一场小规模座谈会。现场,敬一丹以玩笑的口吻描述自己观众群的变化:“早年间见到观众,他们说,‘我昨天看了你们的节目’。后来慢慢变成,‘敬老师,我小时候经常看你的节目’。又过了几年,渐渐听到的是,‘敬老师,我妈妈特别喜欢你’。最近一两年,我走在大学里,一些年轻人找我合影,说‘我要拿回去给奶奶看看’。”师弟师妹们被敬一丹的生动描述惹得捧腹,她却补充道:“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媒体环境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幸运的是,我恰好赶上了这样一个变化过程。”

1988年,敬一丹正式入职央视。为争取更多的上手机会,她主动申请加入新成立的经济部。在部里,她做的第一期节目是个特别节目,叫《海关积压物资,无人认领》。“当时还没有舆论监督这个词,就叫批评性报道。那组报道,是以我写的一篇言论做结的,请了赵忠祥来播。那是我第一次作为一个记者、编辑和评论撰稿者,看一个播音员播我的作品。”从那时候起,敬一丹的思路从一个播音员面对稿件理解生活,变成了一个编辑记者直接面对生活本身。

如今,和《环球人物》记者聊起过往,敬一丹总是格外感慨:“并不是我们这些人多有能力,而是赶上电视发展的初期,眼前的处女地特别多,稍微填补空白就能收获大家的掌声,稍微做点事情就能遇到个‘第一’。”

精彩图文

阅读本文后您有什么感想? 已有 人给出评价!

  • 0 囧
  • 0 恶心
    恶心
  • 0 期待
    期待
  • 0 难过
    难过
  • 5 不错
    不错
  • 3 关注
    关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