沏一杯茶,读一篇美文,把生活过成诗全站导航 首页|教育频道|古诗文|作文大全|范文大全|励志文章|英语美文

首页 > 人物 >

唐骏孤傲与执拗

更新时间:2015-04-07 09:23:14 来源:网络整理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
婚后20年当中,唐骏夫妇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年。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时间,他们二人是“错位”的,是分隔两地的,尤其是唐骏名气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再到受到质疑的这8年之间,正好是和妻子分隔两地的8年。知书达礼的孙春蓝就算给出唐骏再多的劝诫和建议,也不能阻止其孤傲和执拗性格的养成。

2012年唐骏50岁。所谓“五十而知天命”,他现在提起当年的“学历门”事件时,多了几份坦然。不过,他显然很少出现于公众视野。之前逢年过节给熟悉的企业界及媒体朋友们发短信的习惯,也暂停了。

其实,当质疑声起时,他只要承认获得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的博士文凭含金量不高,道个歉,风波也就过去了。但是,他自始至终非常固执地为自己辩驳,正是这一态度,使得他的公众形象大打折扣。唐骏为什么会这么孤傲、执拗?从他的儿时经历,感情及婚姻史中可见一斑。

孪生兄弟:自信与自卑

唐骏于1962年出生在江苏常州的农村。他在自传《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的开篇,描述了自己13岁在建筑工地做童工,以及被父亲告知长大了要和哥哥分家,而现在就要自己筹建婚房的经历。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人生还有什么不能承受,”唐骏写道,“2005年底至2006年初,我在盛大做总裁最艰难的时期,我没有离开,当时就想,一定要顶住,一定要为中国的职业经理人争口气。”

唐骏称自己小小年纪受到“肉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于是暗下决心,要改变周遭的一切。这也是大多数所谓成功人士在自传中的励志语录。

多数从农村走出来,后来在自己从事的领域有所成就的人士,大都完成了一个过渡或者说两个阶段,那便是:小时候因为自卑而自信,无知者无畏;长大了因为自信而自卑,天外有天。

对唐骏来说,他顺利突破了第一个阶段,但是在第二个阶段,他完成地不够出色。

从留学日本到飞赴美国,从微软总部到回国任职,从盛大总裁到新华都CEO,这些个转变当中,他其实都走得踉跄。唐骏在日本留学时,和有着很强的民族情节的导师发生了冲突,才使得他萌生了离开日本的想法,他去美国前,向导师谎称赴美参加专业学科的一个年会;唐骏离开微软、加盟盛大,是因为微软的在亚洲的管理架构不合理,他遭遇严重掣肘迟迟难以突围;而他离开盛大,一个主要因素是他的风格,很难适应陈天桥的家族企业文化,他水土不服,力不从心……

但是,唐骏认为自己每一次转变都是“华丽转身”,从一个高峰驶向另一个高峰。他常避重就轻,为自己的脸上贴金。有人质疑,他就自圆其说。他业务能力很强,而男人不掉眼泪、职业经理人不怨天尤人,在亚洲文化中都被称为美德,但是于唐骏而言,他的“刻意自信”和硬撑的姿态,越来越让他周围的同事和朋友讨厌——因为不够真实。

唐骏近50载的人生历程中,自信和自卑就像一对孪生兄弟,深深扎在他心里,且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力。这两种情愫的此消彼长,成就了唐骏曾经的辉煌,也制造了今天的黯淡。

追求爱情,心高气傲

不服输是唐骏最大的特点,他的感情经历也富有这一色彩。

唐骏自称在北京邮电大学读书时心气甚高,对本班的女同学不感兴趣,而是放眼全校范围内80级的漂亮女生,“很快,我就在心里排定了一份北邮80级50大美女的榜单,姓名、专业等信息一一了然于胸……”

这句话容易让人想起美国小伙儿马克·扎克伯格,众所周知,他当年在哈佛大学读书时做了一个程序,为学校女生的姿色打分,并最终创立了Facebook。

当然,与扎克伯格的“玩真的”相比,唐骏所谓的榜单,只是他现在大加渲染的消遣品而已。他说自己“非常有胆略”地看上了榜单上一个电信工程系的女生,然后从个人简历到国家形势,最后到爱情表白,他写了三封信后终于赢得了约会机会;但这段感情刚要开始就夭折了,原因是唐骏说谎了:他把自己花8块钱买给这女孩儿的裙子说成了25块钱。

孙春蓝是唐骏上述初恋女友的同班同学。相比于唐骏的出身,她的条件要优越得多——母亲是兰州邮电管理局的局长。他们后来在北邮的一场舞会上亲密接触,之后便开始约会、确定恋爱关系。

唐骏在大四时曾在中科院半导体所实习,看到不少出国考察或在国外研修归国的老师和师兄,在学校很受重视,很是艳羡,于是放弃在本校读研的机会,萌生留洋念头。但是彼时北邮两个公派出国读研的名额已经用完,他找来北京市高等院校的研究生招生手册,逐页翻找有关公派出国的信息,同时电话查询确认。

结果,他幸运地得知北京广播学院(现名中国传媒大学)名额尚未用完;接下来,他跑到北广,向研究生处的老师谎称自己有着强烈的投身广播事业的意愿和决心,最后意外获得了一份推荐信,加上到教育部出国司的软磨硬泡,他获得了赴日留学的资格。

1984年毕业后,孙春蓝分配到了天津港务局,唐骏为赴日留学做准备,到大连外国语学院学习日语。这一年当中他们见面并不多。第二年10月,唐骏正式飞往日本,到名古屋大学就读,而孙春蓝仍然呆在国内。他们靠写信和电信维系关系,孙春蓝每周日晚上都会打电话到唐骏兼职端盘子的一家餐馆。

来到日本后,唐骏看到有的留学生与妻子呆在一起,一问才知,自己虽然是公派留学,但妻子可以以个人名义来日本留学。1986年暑假期间,唐骏乘船回国,在江苏常州老家和孙春蓝举行了婚礼。婚礼过后一周,孙春蓝就和唐骏一起乘船去了日本。妻子建议,从不采纳。

婚后20年当中,唐骏夫妇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年(1986年至1990年,1992年至1997年)。也就是说,超过一半的时间,他们二人是“错位”的,是分隔两地的;直到2005底才没有再分开。

1990年,唐骏因受不了日本导师对中国人的排斥和蔑视,不辞而别,飞赴美国。有必要一提的是,孙春蓝一开始并不支持唐骏这种赌气的作法,但唐骏执意而为;孙春蓝只好服从,然后叮嘱他,如果在美国打不开局面,可以撤回日本,因为有她“留守”。

孙舂蓝的这种性格贯穿了她和唐骏的整个婚姻生活。在唐骏不按常理出牌时,她会表达自己的担忧,谨慎给出自己的建议,但基本上都未被唐骏采纳。尽管如此,她也会和唐骏一起去担承接下来的一切,不再去讨论谁是谁非和得失多寡。

唐骏最后来到加州理工学院。这一学校规模虽不算大,但在美国久负盛名(2010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世界大学排名上名列第10),唐骏去的时候,马上是该校的百年校庆。不过,唐骏并没有在这里做系统性的研究,也没有在这里获得任何学位,只是在机房为自己躁动的创业心做准备。

孙春蓝看唐骏不可能再回日本了,就申请赴美签证,但遭到拒绝。直到1992年4月,才顺利到美与唐骏团圆。唐骏从之前和朋友合租的三居室的房子搬了出来,和妻子租了一套酒店式公寓,“每月租金1200美元,很奢侈,但这也算是我和小兰一年多来备受煎熬的日子的一种补偿吧,”唐骏说。

所谓“三十而立”。唐骏随后在不长的时间里,成立了三家公司,一家是软件公司,一家是影视娱乐公司,还有一家是移民律师事务所。没错儿,这位后来被称为“中国打工皇帝”的家伙,还是有这么一段时间是自己做老板的。不过,除了软件领域他相对熟悉外,其它两家公司他纯粹是玩票。

1994年,唐骏的几家公司基本没什么业务,管理也乏善可陈。他有些厌倦。但孙春蓝劝他不要灰心,专注做一家公司,专注一个领域,并坚持下去。可唐骏已萌生了加盟微软公司的念头。

经过多轮面试后,唐骏被录用,他打电话给孙春蓝,妻子并没有太多激动,“你自己还是要想清楚”,毕竟,这是与创业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这一年,她生了一个女儿,取名唐惟子;孙春蓝不久后也加入了微软。

唐骏回国,在上海组建微软大中华区技术服务中心是1997年,微软中国公司也是在那一年在北京成立的。他对妻子说自己只是属于“借调”性质,过些时间肯定还是要回到美国。但是,他食言了,他自此再没有回到美国工作。

孙春蓝带着孩子,一直在美国生活到了2005年底,才回到中国。这中间,是唐骏事业变化最为剧烈的几年:2002年他荣升为微软中国区总裁,2004年离开微软,转投陈天桥旗下任总裁,2005年底则是盛大业绩最差的时刻。

也就是说,唐骏的名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这些年,从称誉到受到质疑的这8年之问,正好是和妻子分隔两地的8年。

因担心自己的工作地点还会发生变动,加上不会做饭,唐骏在上海一直是在租房,其中在上海徐家汇的环球富豪东亚酒店住了四年。哪怕孙春蓝带着他们子女回到上海时,也是住进了酒店,“我们物理意义上的家就是酒店,”唐骏说。他派遣压力的主要方式,一是打篮球,二是吹萨克斯管。

“女人的主业是相夫教子”

讲到这里,唐骏的人生轨迹已经明了。他是中国的打工皇帝,但皇帝有三官六院,唐骏在事业浮沉时,连正常的家庭生活都没有;他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他履行父亲的义务,不过是打打电话,以及每年短暂地见上几次面。他把事业当成栖息地,到头来发现江湖易冷、名声易逝,只有妻儿最真实,才是自己的心灵港湾。

按理说,孙春蓝的能力并不逊色于唐骏,除了做妻子外,完全可以做他事业上的知己和倾诉对象。实际上并非如此。他们分开后的所有大小决定,都是唐骏自己所做,“先斩后奏”。 他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这一方面与他性格上的强势有关,另一方面,则与他的出身背景有关,“不管在日本和美国后的见识有多广,唐骏骨子里仍是传统观念,始终认为,女人的主业就是相夫教子,也不宜插手男人的事业和决策。”

唐骏与施正荣(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的人生有太多相似之处,不过最大的不同是,施正荣在关键时候对妻子张唯的建议很是重视。

施正荣也是江苏人,出生在扬中农村,比唐骏小一岁。他也是24岁结婚,彼时也是在攻读研究生,妻子张唯的姑妈是施正荣的小学老师。起初,施正荣~人于1988年初被公派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深造,不足一年后,妻子张唯亦飞赴澳大利亚与施团聚。

1991年凭借薄膜太阳能电池的研究成果,施正荣在悉尼的生活条件已大为改善,房子、车子、票子、孩子,可谓样样俱全。但此时的施正荣不想马上投入原领域的实战工作,而思忖着投资超市,以获得殷实回报,或者以自己的专利参股一些找上门的合作者,以获得丰厚的股票期权。

然而,这些想法均被张唯给驳回去了,她坚决要求施正荣坚持原来的专业路线——施正荣之后先是留校3年做研究员,而后筹建太平洋太阳能研究中心,任执行技术董事。

2000年施正荣回国创业。5年后,无锡尚德在美国纽交所上市,施正荣于第二年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能源首富”。

有时候,女人对一个男人事业的成功有着不可估量的功劳,这在施张二人身上体现得可谓淋漓尽致。

同样,没有人知道,假如当初唐骏听了孙春蓝的建议,在日本继续呆了下去,或是在美国坚持把自已的软件公司做了下去,抑或回国时把她也带了回来,他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这里的“情形”,并非事业上的成就大小,而是指性格上的健全与否。不过,性格决定事业格局。(文/人物)

精彩图文

阅读本文后您有什么感想? 已有 人给出评价!

  • 0 囧
  • 0 恶心
    恶心
  • 0 期待
    期待
  • 0 难过
    难过
  • 5 不错
    不错
  • 3 关注
    关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