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文化 > 影视资讯 > 我是眷恋故乡的孩子

我是眷恋故乡的孩子

时间: 2015-06-19 分享自: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在离家遥远的地方想起,这个时候的大洲应该办起了九月十八交流会,这是除了过年以外这个镇子最热闹的时候。这几天的街道,熙熙攘攘,各种新奇玩意占据小孩们的眼睛和双手,连其他时间很少见到的冰糖葫芦也在这几天出现了,小孩们总忍不住多买几串,解解馋。

  交流会上有马戏团、游乐场、书摊、家电场、服装场……这仿佛是把一幢丰富的mall拆开摊在大洲的条条街道。这几天的小镇人民可以拿着钞票添几件实惠的东西。到了夜晚,人们举着小吃穿梭于各个摊位之间,在摩肩擦踵的人群偶尔还能遇到朋友,大家相互一笑,又各自散入人群。

  也在这几天,东岳山正值庙会,香火萦绕,游客众多,热闹非凡。步行的小道上也会有许多小摊,上面挂着小姑娘们喜欢的挂件,小玩意儿。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去总会缠着他们给我买一个,家里早几年还挂着一串有一只大象的珠子。在

  玩具匮乏的乡下,这些小玩意就是童年的珍宝。

  穿着红色背带裙的童年,还有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六头担。方言里“六头”与“绿豆”同音,小时候总以为是一个老人家挑着绿豆糕来叫卖,每每说到六头担我就会想到有淡淡薄荷味的绿豆糕,然后默默地咽着口水。不过,真的六头担是挑着小女孩的扎头绳、小发夹、各种城市新鲜玩意的挑子。老爷爷手拿拨浪鼓“波隆波隆”地摇着,喊着“六……头……担……赖……出来看一看赖……”我愿意一次次地想象阳光灿烂的午后,穿着红裙的我坐在大门的石门槛上等妈妈拿着零钱牵着我去挑小玩意的画面,我的脸上一定挂满笑容。

  以前的小镇没有超市,便利店、超市是在前八九年才落地小镇的,所以童年里最齐全的日用百货店是批发部。大洲人叫顺口的有杨小平批发部、车站批发部。爱热闹的小孩不会放过每次跟着大人去镇上的机会,因为批发部里的零食实在招人喜欢。透明纸包着的油炸糕,酥酥甜甜,不消五块钱就有十方块;长长方方的麻酥糖一定是许多大洲人记忆中最香甜的美味。包装里还有一层被糖油浸得微微透明的白纸,浅灰深灰圈圈相绕的是磨碎的芝麻粉,咬一口绵绵的拉得老长,嘴巴会沾上“灰”,吃着麻酥糖的孩子仿佛灶台下的小花猫。

  说到吃,车站左手去一条街摆着各种水果摊,还有米油面粉店,小吃店。这是约定俗成的“吃货街”。没有谁规定这条街的功能,但是印象中,每一天总能在这儿见到热情的摊主,新鲜的水果。右手边有一家小吃店,汤粉干、炒年糕、水饺、馄饨、包子、花卷……大洲人的早点午饭晚饭都能在这一家解决。从山里来的客人下了中巴车,会来店里放下行李吃上一碗咸豆花,撒上足量的榨菜丁,葱花,倒上一点儿酱油和醋,再叫上一碟煎饺。没有贵贱的日常小吃,示意着山里人在镇上的行程的的开始。胖胖的老板娘总是一边杆着饺子皮一边和来往的人打招呼。不仅仅是食客和店家的关系,小店、小吃,已经融进了大洲人的生活。许多人离家久了遇着老乡总会谈起车站旁的饮食店,汤粉干,仿佛这么一说,香味就飘到了鼻子跟前……

  作者:江文华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