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大成.... 喊声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紧接着布拉听到了身后不怀好意的笑声。走在村路上的她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她没有回头,她不想看那人是谁,她只是侧在一旁往怀里拉紧了东吉。 自从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农民上了星光大道之后,睡在户口本里多年的这三个字就...

  • 她踮起了脚…… 叶明国身上肮脏的气味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瞬间袭击了她,接着她的双臂被叶明国死死地钳...

  • 闭眼恐惧症

    2015-05-18

    1. 默然身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静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金光洒进病房,在地上印下了一块明亮的金黄色,初春的暖光刺过依旧微凉的空气,给人一种寂寞的荒凉感。护士小姐细心地将饭一口口喂进默然的嘴中。默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大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是刚刚降生到这...

  • 伤痕

    2015-05-17

    “过去得过什么病或是做过什么手术吧?” 女人迟疑了一下,继而很坚定地回答,“都没有...

  • 天使的台阶

    2015-05-16

    一家三口为纪念父母结婚35周年来到奥地利旅游,一路上女儿却发现父母并不是想象中的琴瑟和谐。本该浪漫的旅行仿佛夹入杂音的乐曲,小县城空巢父母磕磕绊绊的婚姻生活场景时时横插进来,两代、三人对爱情人生各有所思所求。在诸多二元对立的元素设置中,小说...

  • 青草村是个“筒子村”,从东头到西头扯四五里远,南北两边是群山,村民们都居住在两山脚下。一条宽敞明亮的国道穿村而过,村中一马平原川,全是成块连片的肥沃良田。由于土壤好,适应种植油菜,并被省农科院定为油菜制种基地村。 每年春天,油菜花开时,青草...

  • 今夜真丢人

    2015-05-14

    我的朋友苟子君,是一个文学爱好者。最近,他的一部长篇小说荣幸在全国获了个大奖。 苟子君这一下也算终于为自己争了口气儿,为他生活的这个地方扛回了一个国牌,这可是在这个叫葛坪区的地方从未有过的。 领奖归来的第二天上午,苟子君就接到领导打来的电话...

  • 古柏树

    2015-05-06

    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这是他几十年的习惯,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这是他几十年的姿势。村委会五年前已经安了广播,广播室设在村房,喇叭挂在村后半山腰上...

  • 战友之间

    2015-04-27

    回城后,老陶逢人介绍说,江师傅与他是50年的战友。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和谐,更不用侈谈亲密。充其量磕磕碰碰在农场共居一室,生活了三年多,仅此而已。其他几十年,各人都有自已的生活舞台和人生轨迹,基本上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井水不犯河水。 老陶仰仗通中...

  • 最近,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小小要结婚了。 这爆炸性的消息一经传出,就在这小小的村落引起了轰动。结婚这事本没有什么可稀奇的,稀奇的是小小要结婚了。 小小,并不小,是一个奔四了的体格强...

总:55 页12345下一页尾页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