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丽人 > 美容护肤 >

一辈子的秘密

时间: 2015-06-20 分享自: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办公桌子上包装漂亮的巧克力差点让我想入非非,直到接到电话才知道是方言送的。

  认识方言的时候几乎不相信她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保养细嫩的皮肤丝毫没有泄露出她的实际年龄,活泼开朗的个性更是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方言说我是她的幸运神,因为在认识我之前,她要拿下的这个项目已经几经挫折了,可是在见到我以后,张总的意见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了,其实并非是因为方言的原因,我是真的觉得这个项目对公司的发展非常有利,所以就细致的做过张总的思想工作,他是听了我的建议以后才决定见见方言的,好在方言准备的很充分,说服了张总引进这个项目。从那时起,我和方言成了好朋友。

  方言约我去上岛喝咖啡,我觉得她好象有事情和我说,因为她的语气多少有一丝沉重。

  方言是北京人,大学毕业以后自己开了一家马来西亚烤鸡连锁店,现在的方言生意已经做大了,在北京有四家店,在上海和广州也有了分店,现在,在青岛也开拓了市场。一年当中她有大部分的时间是在外的,不停的去探视自己的生意,有时候她也觉得累,可惜又不能停下来,生活就象陀螺,一旦转开了就傻兮兮的不知疲累。

  见到方言,我猜想可能是什么事情发生了,因为她不象平时的那样谈笑风生,没有问,我知道她的性格,独立了这麽多年了,她不会轻易把自己的苦倒向别人。

  席间,她只是沉默,对我的话也只是应着。

  方言曾经有一个男朋友,他们是怎样相识的我并不知晓,但我却陪着方言走过了他们那段分手的日子。并非因为爱,方言和他的分手是很现实的问题。他是香港人,一直以来希望方言可以放弃自己的生意到香港去定居,方言不想,她说,女人要有自己的一份事业不容易,她想干几年以后一切走上正轨再说,可是他不能等,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他没有等方言,自己草草的结婚了。

  方言的难过与痛苦是毋庸置疑的,对一个近三十岁的女人,失去了相恋多年的爱,那种通彻心扉几乎把方言打垮,郁闷了许久的她终于站了起来。重新开始了自己的生活。

  可是今天,是什么让她如此忧郁?

  半天,方言开口了,我昨天见到他了!

  谁?我不假思索的问。却又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合适。

  他,邬周。语气是那样的沉闷,并不带一丝欣喜。

  哦,我不知下面该接什么话,你们……

  黎云,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我想我不说你也会知道的。我做了我不应该做的事,我坚持了二十八年就这样一下子失去了……

  我愕然,我已经明白了方言的意思。我知道的,方言一直以来守身如玉,虽然在这个年代里她的做法会让许多人不理解,可是她坚持了。然而,在面对这个已经失去了的男人,她竟然把握不住自我,我可以理解到她的无助,也许还有一些后悔。

  你是在后悔与自责吗?方言?可是,发生了的事情你有办法挽回吗?没有,那么,就不要向后看,要向前看!

  话是这样说,可是谁能做到呢?我如何去面对我将来的男朋友将来的丈夫?他会怎么看我?

  方言,你记住,这个事情永远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再对我提一个字。你将来的老公没有权利要求你的过去,也不应该介意你的过去,如果他真的爱你的话。同样,我们也没有权利去追究他的过去,明白吗?

  方言点点头,压抑仍挂在她的脸上,我知道,她需要时间。

  回到宿舍,舍友的男朋友也在,已经做好了香喷喷的饭,邀我一起吃,没有食欲,我拒绝了他们的好意。我想,她男朋友今晚又会留宿这里吧?

  方言要走了,回北京,我想她要换个环境吧,我希望她不要停留在记忆里,赶紧找个老公嫁了算了。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她,她笑了,说好的,我会努力。

  再见方言,她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一副小鸟依人的偎在男朋友的身边,我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方言的奇遇,她的生命里总是充满着神奇。

  果然,方言给我讲了这个男朋友的来历。

  中学里方言是校里的校花,喜欢她的男孩子很多,可那个年代不同于现在的年代,没有谁可以大胆的表白。方言也不例外,她喜欢班里的一个个子矮矮的,话并不多的男孩。后来上高中了,平时学习挺好的阮涛却考了一所普通中学,方言去了省重点中学。方言并没有忘记阮涛,她以朋友的名义一直给阮涛寄去很多学习资料,一直到上大学。两人都考了不错的学校,本来方言以为自己怎么也可以和阮涛发展一段恋情的,可是没有,阮涛没有任何的表达,已经主动了三年的方言没有把爱说出来。这份爱一直埋在心底。

  方言在和我告别回北京以后,阮涛竟然甚费周折的打听到了方言家里的电话,约方言出来叙旧。今非昔比的阮涛已经是服装业的龙头老大,虽然仍是矮矮的个子已经阻挡不住周身散发出来的一种成熟的魅力,方言旧时的记忆一下子就被唤起了。于是重识与相知相恋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方言用了一句总结的话来结束她的故事,我知道自己为什么当初没有去香港了,爱的不够深吧,我现在可以为阮涛做任何事情,包括放弃我的生意。

  我祝福方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可是,为何,我分明从方言的眉间看到了一丝惆怅,我知道那是为什么。方言一直在惧怕,惧怕那一天的到来,如果阮涛在乎她的过去,她该怎么办?

  我想追问阮涛的过去,却终不能够,也许是他的过去一片空白,也许是他隐藏的太过于完美。

  方言对于我过激的言辞并没有提出异议,也许方言比我还更想知道吧,只是她从一开始就输了一步,概念上的一步。

  方言和阮涛一直没有迈出那关键的一步,是方言的原因。从来不希望方言的爱情再出波折,可是事情往往不会如人们所愿的发展。

  阮涛有一个初恋的女朋友回来找他,那个初恋应该比方言还要早,是阮涛儿时的青梅竹马,也许也就是这个原因才让阮涛拒方言于千里之外吧,方言猜测。

  爱情总是经不起推敲的吧,初恋也总是刻骨铭心的,面对儿时的恋人,人的防护墙也总是最容易倒塌的,阮涛也不例外。

  当初的分手是因为熟悉,太过熟悉的环境,太过熟悉的恋人,失去了激情,于是阮涛的命运被定格在了分手。而此时,复合的原因仍旧是因为熟悉,有几个男人可以抵挡住一句“还是觉得你最好”的诱惑?

  方言这一次却是非常的平静,曾经沧海吧,对爱连续的失去让方言失去了爱的能力。

  偶然的相遇总是会罩上浪漫的色彩。方言和阮涛以外的在上海机场相遇了。

  四目相对,曾经的熟悉蓦然笼罩了整个空间,没有嘘寒问暖,没有轻轻的一句你好吗?方言只是来了一句:你走路怎么还是哪个德行?

  你是一个人?阮涛小心的问。

  是的,方言没有什么可以隐瞒。

  我也是。

  一拍即合也许要有爱的基础,同样的事情对邬周而言是一种错误,对阮涛却并非如此。终于走到这一天,一切好象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却又好象有些不合事宜,方言并没有想许多的原因,对她来说,迈出这一步是需要更多的勇气的,因为自私所以成为秘密。好在阮涛并没有追问方言的过去,也许他知道他已没有资格去要求方言些什么,爱是平等的,用什么样的原则来要求别人,自己也应当做到的,可是阮涛已不能够。

  方言和阮涛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阮涛的初恋已经再次离他而去了,和方言有了肌肤之亲,已经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夫妻了。

  是闺中密友,方言告诉我他和阮涛的一切。

  黎云,我那个一辈子的秘密真的成为永远的秘密了。

  我无语,也许爱情本来就无所谓是非对错,只求在爱的国度里有一个圆满的结束。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