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养生 > 育儿百科 >

别乱闯鬼屋

时间: 2015-03-06 分享自: 来源: 美文阅读网
  闷雷滚滚,叶文欢极为烦躁地摸出一根烟,这一天对他来说,实在是不顺至极,先是航班晚点了五个小时,接着连家里的电话也拨不通了。

  手机座机全部忙音,秦婉如这女人究竟在玩什么把戏!半个月前在电话里不是说好了大家好聚好散了吗?女儿归自己,市郊的一套别墅和市区的一套房子归她。

  可从以前的通话里听来,秦婉如这女人居然还心有不甘。想到这些,叶文欢心中愈加烦躁,秦婉如看起来文文静静,可从来就是个有心计的女人。

  叶文欢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却发现自己坐的出租车飞驰在一条连路灯也没有的道路上。叶文欢心中一惊,他虽已经一年多没回家了,可这郊区的别墅区虽然荒凉了点,道路向来是灯火通明的,怎会变得这般黑乎乎一片?

  叶文欢向司机发问:“师傅,你是否开错路了?怎么连路灯都没有?”

  司机笑着回答:“没开错路,这条路就是通往云海别墅区的。只不过前几天一家别墅起火,不但烧死了一对独居的母女,还烧坏了不少线路,别墅区虽然恢复了电力,但这路灯一时半会儿是修不好了。”

  听到这儿,叶文欢心中突然有些莫名的不安,却见司机又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据内幕消息,这对母女是被一伙入室抢劫的歹徒给杀死的,为了毁尸灭迹才放火烧了别墅。警方怕影响不好,才一直压着消息……”

  叶文欢正想叫司机闭嘴,却见司机一个急刹车,指着立在路边的门牌:“到了,云海别墅56号。”

  叶文欢急急跳下了车,全然没有看到被车灯照到的门牌乌黑了一大半,看起来既像被孩童随意泼上去的墨迹,又像是被烈火烤焦的灼痕。

  随着出租车离去,叶文欢一个人站在了黑漆漆的别墅外,心中突地涌起了一股极度不安的感觉来。

  出租车司机不是说别墅区都恢复供电了吗?怎么自己的家里还是黑暗一片?就算婉如和小玉睡了,那门灯总应该是亮着的。

  叶文欢顺着台阶走到门前,伸手按了门铃,果然没有任何声响。停电了?叶文欢扭头望向远处另一幢别墅,却见灯光明亮,显然没电的只是自己一家。

  叶文欢深吸一口气,用力拍门:“婉如,开门!我回来了!”

  随着拍门声,屋内似乎传来了一声东西翻倒的闷响,随即又是一片死寂。

  叶文欢侧耳听了很久也再没听到屋内有什么异样的声音,仿佛刚才是错觉一般。他拿出手机再次拨打电话和屋内座机,但听筒里传出的依旧是一片忙音。

  婉如就算是手机关机,但家里的座机总不会也打不通吧?叶文欢心中一紧,用力擂起门来:“开门!婉如!”

  擂门声在夜色中远远传了开来,若不是各家别墅隔得远,邻居非出来骂人不可。

  正当叶文欢心中越来越没有底时,房门猛地向内拉开,一身白色睡裙的秦婉如手举着屏幕按亮的手机出现了,手机荧光映得她原本姣美的脸庞绿油油一片,有种说不出的阴冷感觉。

  她望着明显吓了一跳的叶文欢冷冰冰道:“鬼叫什么?还记得回来?小玉睡着了,有事明天再说!”话声一落,便想关门。

  叶文欢本来心里发慌,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恐惧,可听秦婉如这么一说,却是火气上涌,上前推开她道:“这是我的家,我再晚都有权利回来!还有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

  “没话费了。”古怪的神色在秦婉如脸上一闪而过,伸手又将叶文欢往外推。

  见秦婉如一而再地将自己往外赶,叶文欢顿时大怒,伸手去拨秦婉如的手,但一接触到秦婉如的臂膀,他反而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太冷了,触手之处秦婉如的肌肤不但冰冷一片,而且滑腻异常,仿佛流了一身冷汗而没有干掉一般。

  叶文欢还未说出心中的疑惑,秦婉如已经不耐烦道:“天热,停电,流点汗不行吗?讨厌的话明天再来!”

  叶文欢总觉得秦婉如的神色不对劲,虽在跟他说话,可黑暗之中她眼睛如猫眼般发亮,并直勾勾地盯着他身后,仿佛看到了什么古怪而恐怖的东西一般。

  叶文欢被她看得汗毛直竖,飞快地打开手机上的电筒,向后照去,却发现身后是盘旋到楼上的楼梯,根本没有一丝半点的古怪。再回头用电筒照向秦婉如,却发现她不但面容僵直,而且脸色惨白得怕人,人虽直挺挺站着,可却生气全无,仿佛没了魂魄一般。

  这里毕竟是自己的家,叶文欢虽然现在全身不自在,但为了扳回气势,他恶狠狠地道:“小玉呢?我去看看她!”说着,便顺着楼梯往上走去。

  “不要上去!”秦婉如低叫一声,语调中有种说不出的慌张。

  叶文欢疑惑再起,秦婉如三番四次阻止自己进去,难道其中有什么蹊跷?正皱眉间,眼角却瞥见楼梯上女儿的房间内似乎有光源透过门下的缝隙一闪而过。

  “小玉!”叶文欢三两步窜上了楼梯,打开房门用电筒一照,发现女儿小玉正静静地躺在床上,对父亲的到来仿佛毫无察觉。

  叶文欢上前摸摸小玉的额头,触手处竟也是滑腻腻的冰凉。

  不等叶文欢反应过来,紧跟而来的秦婉如已经一把推开了他:“女儿刚服了退烧药,才睡下,不要打搅她!”

  难道小玉额头的冰凉是服了退烧药,出汗引起的?可刚才那从门缝中透露出的光源是怎么一回事?是因自己紧张引起的错觉?叶文欢有些不甘心地转动手机上的电筒,想发现些什么,却见秦婉如挡在了他的面前,阴沉着脸说:“有什么事下楼再说,别吵着小玉。”

  叶文欢正想发怒,却突然怔住,指着秦婉如的脖颈说:“你怎么流血了?”

  秦婉如显然也吃了一惊,伸手一抹脖子,果然一道血线顺着脖子流下,她看着手指上的血痕,脸色瞬息数变,最终故作淡然地说:“可能被什么东西划破了,没什么!”

  没什么?叶文欢眼睛瞪大了起来,平时手指被针扎一下,出点血珠都吓得脸色发白的她,脖子上流下这么多血居然毫无表情地回答没什么。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