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阅读 > 原创美文 > 没有星星的夜晚

没有星星的夜晚

时间: 2015-05-26 分享自:染指流年 来源: 网友推荐
  匆匆如风,无痕无影,染了白发,苍了容颜,再回首,恍然如梦。

  四月花艳水柔,四月难忘相逢,曾经一抹情丝遍于野,而今伤疤在没有星星的夜晚吟痛。

  吹起笛声,如泣如怨,伴随着酸涩的泪水,只有我知道那所有的音符是毫无规章的,无不跟着回忆,心灵的抖动而发出的颤音。

  泪在流,心在痛,股股热流漫溢脸颊,痛在曾经的过往里越来越激励,凌乱的笛音好似群魔乱舞,怒啸于天,一股血液狂吐而出染红了竖笛,一滴一滴的红色在笛孔中嘀嗒,仿佛一瞬间夜很静很静,苍白的脸无视的苦笑,眼睛依旧没有丝毫异色。

  伤痛如没有星星的夜晚,无边无渊,蔓延着无尽的思念。

  风花谢了雪月,埋葬不了深沉的记忆,剪不断那种植在心底的情丝,曾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别这么折磨自己了,对于背叛情感的人,是不值得自己为之付出这么多的痛。

  为何要画地为牢,为何要看着别人快乐的攀附在他枝,而自己却坠落在无尽的深渊,傻傻地信守着曾经的誓言,守卫着不存在的虚幻爱情。

  一次次地发誓要彻底的抹去,然却一次次的泛起。

  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真爱的,想这话的时候,自己都鄙视自己。真爱?什么是真爱?

  在一片痛苦的汪洋中迈着艰维的步履,时而平静,时而疯狂。有时候真想彻彻底底的疯狂一次,像魔一样风浪滔天,给予那无视于信诺的人毁天灭地的报复。

  不离不弃似乎还在耳边,而那身影早已翻舞在谁的怀乡,重重的打在脸上。

  出了冷笑,还剩下什么,凉,很凉很凉,梦与醒就是那一睡眠,而我却迟迟醒不来。

  任何怎么删除,都无法一无痕迹。在寂静的夜里,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浩瀚无边的黑色,心中落满了灰。

  没有星星的夜晚,漆黑漆黑,无边无际,唯有记忆带着裂痛追寻着曾经所走过的点点滴滴,在逝去里捕捉那一点点温存。

  匆匆如风,无痕无影,染了白发,苍了容颜,再回首,恍然如梦。

  四月花艳水柔,四月难忘相逢,曾经一抹情丝遍于野,而今伤疤在没有星星的夜晚吟痛。

  吹起笛声,如泣如怨,伴随着酸涩的泪水,只有我知道那所有的音符是毫无规章的,无不跟着回忆,心灵的抖动而发出的颤音。

  泪在流,心在痛,股股热流漫溢脸颊,痛在曾经的过往里越来越激励,凌乱的笛音好似群魔乱舞,怒啸于天,一股血液狂吐而出染红了竖笛,一滴一滴的红色在笛孔中嘀嗒,仿佛一瞬间夜很静很静,苍白的脸无视的苦笑,眼睛依旧没有丝毫异色。

  伤痛如没有星星的夜晚,无边无渊,蔓延着无尽的思念。

  风花谢了雪月,埋葬不了深沉的记忆,剪不断那种植在心底的情丝,曾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别这么折磨自己了,对于背叛情感的人,是不值得自己为之付出这么多的痛。

  为何要画地为牢,为何要看着别人快乐的攀附在他枝,而自己却坠落在无尽的深渊,傻傻地信守着曾经的誓言,守卫着不存在的虚幻爱情。

  一次次地发誓要彻底的抹去,然却一次次的泛起。

  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真爱的,想这话的时候,自己都鄙视自己。真爱?什么是真爱?

  在一片痛苦的汪洋中迈着艰维的步履,时而平静,时而疯狂。有时候真想彻彻底底的疯狂一次,像魔一样风浪滔天,给予那无视于信诺的人毁天灭地的报复。

  不离不弃似乎还在耳边,而那身影早已翻舞在谁的怀乡,重重的打在脸上。

  出了冷笑,还剩下什么,凉,很凉很凉,梦与醒就是那一睡眠,而我却迟迟醒不来。

  任何怎么删除,都无法一无痕迹。在寂静的夜里,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浩瀚无边的黑色,心中落满了灰。

  没有星星的夜晚,漆黑漆黑,无边无际,唯有记忆带着裂痛追寻着曾经所走过的点点滴滴,在逝去里捕捉那一点点温存。

  匆匆如风,无痕无影,染了白发,苍了容颜,再回首,恍然如梦。

  四月花艳水柔,四月难忘相逢,曾经一抹情丝遍于野,而今伤疤在没有星星的夜晚吟痛。

  吹起笛声,如泣如怨,伴随着酸涩的泪水,只有我知道那所有的音符是毫无规章的,无不跟着回忆,心灵的抖动而发出的颤音。

  泪在流,心在痛,股股热流漫溢脸颊,痛在曾经的过往里越来越激励,凌乱的笛音好似群魔乱舞,怒啸于天,一股血液狂吐而出染红了竖笛,一滴一滴的红色在笛孔中嘀嗒,仿佛一瞬间夜很静很静,苍白的脸无视的苦笑,眼睛依旧没有丝毫异色。

  伤痛如没有星星的夜晚,无边无渊,蔓延着无尽的思念。

  风花谢了雪月,埋葬不了深沉的记忆,剪不断那种植在心底的情丝,曾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别这么折磨自己了,对于背叛情感的人,是不值得自己为之付出这么多的痛。

  为何要画地为牢,为何要看着别人快乐的攀附在他枝,而自己却坠落在无尽的深渊,傻傻地信守着曾经的誓言,守卫着不存在的虚幻爱情。

  一次次地发誓要彻底的抹去,然却一次次的泛起。

  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真爱的,想这话的时候,自己都鄙视自己。真爱?什么是真爱?

  在一片痛苦的汪洋中迈着艰维的步履,时而平静,时而疯狂。有时候真想彻彻底底的疯狂一次,像魔一样风浪滔天,给予那无视于信诺的人毁天灭地的报复。

  不离不弃似乎还在耳边,而那身影早已翻舞在谁的怀乡,重重的打在脸上。

  出了冷笑,还剩下什么,凉,很凉很凉,梦与醒就是那一睡眠,而我却迟迟醒不来。

  任何怎么删除,都无法一无痕迹。在寂静的夜里,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浩瀚无边的黑色,心中落满了灰。

  没有星星的夜晚,漆黑漆黑,无边无际,唯有记忆带着裂痛追寻着曾经所走过的点点滴滴,在逝去里捕捉那一点点温存。

  匆匆如风,无痕无影,染了白发,苍了容颜,再回首,恍然如梦。

  四月花艳水柔,四月难忘相逢,曾经一抹情丝遍于野,而今伤疤在没有星星的夜晚吟痛。

  吹起笛声,如泣如怨,伴随着酸涩的泪水,只有我知道那所有的音符是毫无规章的,无不跟着回忆,心灵的抖动而发出的颤音。

  泪在流,心在痛,股股热流漫溢脸颊,痛在曾经的过往里越来越激励,凌乱的笛音好似群魔乱舞,怒啸于天,一股血液狂吐而出染红了竖笛,一滴一滴的红色在笛孔中嘀嗒,仿佛一瞬间夜很静很静,苍白的脸无视的苦笑,眼睛依旧没有丝毫异色。

  伤痛如没有星星的夜晚,无边无渊,蔓延着无尽的思念。

  风花谢了雪月,埋葬不了深沉的记忆,剪不断那种植在心底的情丝,曾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别这么折磨自己了,对于背叛情感的人,是不值得自己为之付出这么多的痛。

  为何要画地为牢,为何要看着别人快乐的攀附在他枝,而自己却坠落在无尽的深渊,傻傻地信守着曾经的誓言,守卫着不存在的虚幻爱情。

  一次次地发誓要彻底的抹去,然却一次次的泛起。

  固执地认为这个世界还是有真爱的,想这话的时候,自己都鄙视自己。真爱?什么是真爱?

  在一片痛苦的汪洋中迈着艰维的步履,时而平静,时而疯狂。有时候真想彻彻底底的疯狂一次,像魔一样风浪滔天,给予那无视于信诺的人毁天灭地的报复。

  不离不弃似乎还在耳边,而那身影早已翻舞在谁的怀乡,重重的打在脸上。

  出了冷笑,还剩下什么,凉,很凉很凉,梦与醒就是那一睡眠,而我却迟迟醒不来。

  任何怎么删除,都无法一无痕迹。在寂静的夜里,抬头仰望天空,看着浩瀚无边的黑色,心中落满了灰。

  没有星星的夜晚,漆黑漆黑,无边无际,唯有记忆带着裂痛追寻着曾经所走过的点点滴滴,在逝去里捕捉那一点点温存。

  原创作者:红尘淡漠

赞助推荐